资源下载 - 从此开始!

下载我_精品源码软件教程资源网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头条 > 财经 > 正文

江南愤青:随便扯扯金融工作会议

2017-09-15 17:46 来源:互联网 编辑:admin【纠错

 时隔五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召开,从7月15日的新闻联播用15分钟的时间进行播报可以看出,这次会议对中国金融业发展的重要性和影响不言而喻。


下面,我们来听听"江南愤青"关于此次金融工作会议的几点看法:
1
过去的金融环境中
中美金融犯罪的核心能力是不同的
先讲一些题外话,曾经跟一个朋友吃饭,他推荐了一部叫《亿万》的美剧,讲述的是两个华尔街重量级人物,精明、强硬的检察官查克·罗兹和才华横溢、极具野心的对冲基金大亨鲍比·阿克塞尔罗德之间一系列斗争,反应了美国的强权政治和金融活动的权谋诡计,这部美剧给我最深刻的一个点是什么呢?


美剧《亿万》
在美国要从事金融犯罪活动,那必须是高智商犯罪,你必须是全才才行,精通法律、会计、食品、IT、等等各个行业的知识,简直需要是全才,还需要会用商业间谍,必要时刻身体要好,能打架,心理素质还要足够强大,权谋也是必须的,还要帅气,有魅力。而反观中国呢?中国的金融犯罪压根不要那么复杂,只要胆子大就够了。
中国的金融犯罪是普遍性犯罪,比拼的本质其实是法不责众。一个套利方式一出来,然后就全国蔓延开来,任何一个机构都可以操作,套利门槛极低,不需要智商,也不需要情商,只要胆子大就行了。
监管要了解一个套利方式,很简单,随便大街上拉个人,然后问问他怎么做的业务,基本上就把中国金融市场上在玩的所有套路都弄的比金融大佬还清晰和深刻,这个就是为什么过去几年在中国金融业里,你会发现胆子越大的机构套利机会越多,赚钱也越容易,跟能力并无关系。
所以,江湖也一直在流传着德隆系、明天系等各种传说,说他们能力超越,智商极高,其实斗胆说一句,我觉得都不是,核心还是胆子大能拿到各种牌照。
中国是牌照制社会,任何事情都牌照制以后,就很容易出现这种情况,一个人拿到牌照以后,立马就成为了既得利益者,之后一方面可以获得牌照带来的垄断性利润,另外一方面也就变相拿到了免死金牌,可以做很多违规动作。对于监管来说,每个牌照都相当于是自己生的孩子,如果他们出了问题,最容易被问责的不是这些孩子,而是他们这些妈,为什么当初给他们发了牌照,所以千方百计为他们兜底擦屁股,所以即使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最后也就是罚款叫停而已。
这种情况下很多人说明天系,德隆系很厉害,我觉得挺扯的,跟美国华尔街那些对抗监管的对冲经理大佬比较,单兵作战能力,简直就是渣渣,但是他们的强处无非就是能通过各种方式隐形控制诸多金融牌照,让这些牌照都成为工具,令他们最大程度压榨牌照利润,尤其是金融牌照,那简直就是变钱的魔术和游戏。
牌照制带来最大的危害,你会发现结果往往是什么呢?是真正想做事情的公司拿不到牌照,而那些做不了什么事情的公司却能拿到一堆牌照。
有一次我就问一家公司说,你拿了牌照也不做点事情,他说,这个牌照这么贵,我做什么事情呢?直接卖了就行了。也是,能躺着发财,谁还去做事情呢?
但是问题就来了,牌照卖很多钱,那么买牌照的人总要把这个钱给赚回去的,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呢?是转嫁费用给市场,最终形成的是市场价格大幅度上升,最终危害消费者。
因为大家都知道拿到牌照就可以发财,所以最后必然是骗子是更容易拿到牌照到的,跟古代做官一样的道理,一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知道做官利润奇高,所以一堆人到处借钱扩杠杆去做官,然后当官后拼命压榨利润,归还成本,恶性循环就开始了。
这个的根源其实是牌照制的监管方式。监管的悖论在于,如果放开市场,那么所有的人都拿到牌照,结果是大部分人拿了牌照必然是乱做事情的,弄的乌烟瘴气,一地鸡毛;而如果不放开市场,限制牌照,那么最终的结果就是前面说的大幅度抬升社会成本。想想也是头疼的事情。
2
分业监管的模式必然需要得到修正
回到金融工作会议这个正题来看,为什么说这个事情呢?我觉得很重要的是金融工作会议目前在提出几个重要的点里面最核心一点,其实就是"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突出功能监管和行为监管"。
在过去五年里甚至更长的金融体系里面,我们不得不承认分业监管这种模式已经无法满足和适应当前金融形势的变化和发展了。
美国是在1933年通过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Glass-steagall Banking Act),也称《1933年银行法》。确立了分业监管的体系,一直坚持60多年之后,开始重新在反思分业监管的弊端,当时美国面对全球化的金融创新,明显意识到了分业监管的体系的巨大的狭隘性和负面性,开始反思1933年的分业监管的模式。
在1997年5月,美国财政部长鲁宾代表克林顿政府向国会提出了金融体制改革的建议。主要内容是:取消银行业、证券业和保险业经营的限制;试图允许银行和工商企业互相融合,以增进金融业的效率,保障金融业的稳定。
之后1998年4月美国花旗银行与旅行者集团合并,合并后的花旗集团将花旗银行的业务与旅行者的投资、保险业务集于一身,这事实上已突破了分业经营的限制,成为美国第一个完全混业经营的银行持股公司(BHC)。
1999年11月4日美国参众两院通过的《金融服务现 代化法案》(Financial Services Modernization Act of 1999)废除了1933年制定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彻底拆除了银行、证券和保险业之间的藩篱,允许商业银行以金融控股公司(FHC)形式从事包括证券和保险业务在内的全面金融服务,实行混业经营。
《金融服务现代化法案》结束了美国长达66年之久的金融分业历史,当时的总统克林顿称这一变化"将带来金融机构业务的历史性变革"。该法案的通过对全球都产生了深刻影响,这意味着在美国最早实行,并传播到世界各地从而对国际金融格局产生了重大影响的金融分业经营制度走向终结。中国其实也到了这个关键的时间节点了。
1933年之后上台的罗斯福政府,以及美国的民众、银行业都在反思1929年这场危机,都普遍意识到金融监管的必要性,由于金融带有极大的内在不稳定性,以及一旦崩塌后的巨大负面效应,使得政府对金融业的管制成为了必要的手段。
但如何监管就成为了放在美国政府面前的一个巨大难题。在当时,由于缺乏有效的管理经验,谁都不敢能保证是否有能力管好当时的金融机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采取分业经营,在当时确切的说,又应该是一个合乎逻辑的选择,通过割裂金融各个业态之间的内在循环,最大程度的降低金融效率和投机因素,使得危机的爆发不带有连续性,并具备可提前预警的可能,为政府的金融监管,大大的降低了难度,就成为了当时的一个主要的思路。
在66年以后的1999年,美国废止了分业经营的理念,开始了混业经营的时代,主要考量点,还是在于美国政府在长达六十多年的金融实践中,具备了一套较为完善的金融管理经验,其间银行、证券等监管当局对各自领域的监管已相当成熟、有效。在很大程度上促进美国政府下决心进行混业经营。
我国的金融体系都是成长于经济发展过程中逐步的摸索和学习苏联和美国的监管逻辑的,其中也不断的融合了中国的国情,慢慢成长起来的现在的监管逻辑,但是最近五年轰轰烈烈的金融自由化的浪潮中,我们发现过去的现实的金融监管的确很难跟的上业务发展了,尤其是互联网的超常规发展,更是凸显了监管的尴尬,互联网的好处是两个,一个是连接,一个是提效。
我在14年所写的《风吹江南之互联网金融》里,提到了在互联网快速发展之时,一行三会的分业监管模式得到极大的挑战,互联网让保险、证券、银行的各个金融活动在底层都被连接起来,逐个打通,任何一个金融模式在也很难清晰界定属于那个范畴,然后互联网金融的大量从业者,就在这种边界里游走,如果不能合力进行监管,必然是被逐个击破,你还只能干瞪眼,毫无作为。
另外一个是互联网可以让一个节点的事情,同时扩散至全国,因为互联网没有边界,超越边界,风险也随之蔓延,而且规模会随着互联网快速发展,本来可以发展十年的业务,由于互联网的介入,三年干完,最终的结果就是超常规发展金融业务,这种金融和互联网的交叉在一起是好事情还是坏事情是很难界定,加上彼时的金融自由化,金融创新大行其道,各个监管层之间,又是平行关系,谁也不服谁,协同很难,合力更难,最终除了监管两头受气之外,同行之间也处处受气,最终就是乱象丛生!
这些都是过去分业监管弊端的集中体现,目前应对监管,市场已经形成了极为成熟的游击战应对模式,反正出一个政策,出一个创新,出一个政策,出一个创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这个现象在过去五年越演越烈,于是就有了今天这个金融工作会议。
3
金融工作委员会的意义和目的
当然关于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看法,怎么说呢,很多人质疑有没有用,怎么说呢,有用没用,有时候跟机构真没多大关系,关键是跟老大是谁有关系,你看我们那么多领导小组,都是临时组建,啥都没有,但是组长厉害啊,那就啥都厉害了。
这个委员会的提法,我在多年前就于多次会议上就提了好几次,核心是什么呢?我觉得压根不是协调监管,当然这个也很重要,其实核心是协调领导,为什么呢?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期的时候,大干特干,大上特上,经济发展,政通人和,自然都好说话,但是进入了增速放缓的年代,比拼的其实就是精耕细作的专业管理能力了。
而事实上我们一直停留在过去的野蛮粗放的思维上,觉得经济发展是核心,对于金融的重要性,第一评估不准确,第二准确了也不懂啊,金融说到底还是专业性非常强的行业。
在很多方面都可以看出这点,也弄的监管层非常狼狈。指示听也不是,不听也不是,如果没有缓冲部门,最终就是让监管无法有所作为。这个也是现实。
我在2016年初就写过文字,提出有必要设立专业性机构来评估金融监管的一系列问题,让技术官对技术负责,而不是对行政负责。
有人说法无禁止皆可为,别的领域可为,金融领域恰恰是法无规定不可为,没规定的事情就是不能为。很多创新可以先做了再说,唯独金融创新却恰恰相反。稳步推进,逐步开放,保守前进才是王道。金融业是外部性很强的行业,一旦金融出问题,事涉亿万民众的财富损失。
另外一方面是金融是服务性行业,他是建立在经济发展基础上的,没有经济发展的稳定,就不可能有金融的迅猛发展,脱离经济问题谈金融问题,要求金融单兵突进,力挽狂澜,本质都是不可为之事。所以总理说"任何金融业务都必须纳入监管"。
4
金融工作会议是对过去五年金融工作的
一次否定,也是一次肯定
个人感觉这次金融工作会议是对过去五年的金融工作的一次否定,也是一次肯定,否定了之前的金融行为,但是肯定了金融重要性。
之前的逻辑是,给你五年时间表演,各种表演,我在边上看,看的差不多,学也学的差不多了,该跳出来的人也跳的差不多了,收网。学习了本事,收获了经验,考验了团队,锻炼了队伍。虽然代价有点大,成长的代价就是这样的,有时候想想也是如此。
从实践角度来看问题,之前一贯作风是行之有效的,就是什么事情都不是预防为主,而是补救为主。看上去社会成本最高,实际上可能是管理成本最低的。这个跟我国的国情是有关系的。
我国的国情是什么呢?是国家纵深很深,社会阶层众多,生活水平,风俗差异也很大,导致的结果是很难有很好的事前防范预案效果。
简单举例,其实我国的监管层都针对金融创新出过不少好的管理规定,但是市场不接受,民众不接受,甚至某个时候领导也不接受,最终结果就是监管成了夹心饼干,然后干脆两手一摊。
现在各地处置非法集资案件就是这种情况,各种提示,各种预警,老百姓都当不以为然,最后出事了,找政府哭闹,你说怎么办呢?
很多本意很好的思路和想法,根本推不下去,于是最终的结果是演变成什么呢?演变成,事前随他去,事后再来管,那么就意味着监管的沟通成本大大降低。
事实上,没有股灾的教训在前,金融监管的难度估计会是现在的几十倍。如果不是蓝色钱江林家一家四口的命案,很多小区的消防水平估计还是原始社会阶段。
这个是中国国情决定的。中国太大,经济发展不均衡导致了一刀切的监管模式本身也是不可持续的。
只有市场是功能监管,行为监管,实质监管才有可能有金融监管的未来,才能把野蛮的金融发展渐渐提升水平,摆脱初级的牌照竞争,初级违规竞争,初级的野蛮竞争,才能升级为美剧里的智力竞争。当然行为监管,功能监管带来的最大的问题是监管的专业水平一定要提升,如果监管水平不提升,那么只会是个更大的灾难。
这次的会议和往常一样,四平八稳,惜字如金,很晦涩,很难看出什么来,但是会议规格很高,媒体曝光足够,从很大角度来看,一定是决定了未来金融走向了,总起来说,就是大大提升了金融在国民经济发展中的重要性。
这个对于从业者来说是好事情,也是坏事情。好事情自然是地位上升,重要性突出了,坏事情是一个事情越重要,越说明专业水平的重要,滥竽充数的人的危机就到了,过去几年金融自由化浪潮里,大量的人挤入这个行业,行业泡沫化极为严重,大量的从业人员缺乏基本的职业素养,缺乏基本的金融风险意识,给行业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随着泡沫的挤压,这些人的退场成为了必然的情况,与此对应的就是金融监管的跟上,大量的通道会被堵住,原先游走在模糊边界的商业模式都会打上很大的问号。
所以在最近进入金融业的年轻人来说,如果没有太多的积累,的确不是很好的消息,但是你们是想在一个充斥套利的市场里寻求暴富的机会呢,还是想在一个稳定发展的市场里寻求学习积累知识专业有用逐步成长的机会呢?绝大多数人应该是喜欢后者吧,只有我这样的投机分子才喜欢第一种吧。所以,在中国的创业也好,从业也好,最大的风险一定是政策。摆平好心态吧,且行且珍惜。


本文节选自:《江南愤青:随便扯扯金融工作会议》 有删减
原作者:江南愤青
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仁智汇
仁智汇是专注服务中国高净值个人的多元化资产管理与生态化社交平台。
秉承"匠心财智,汇享人生"的品牌理念,通过一站式全球化资产配置帮助每一位投资人实现财富增值,并始终诠释着对智匠精神的追求和价值人生的探索,通过共赢、共享的人脉及社交方式,引领会员圈层从容享受精致人生。

打赏一下,我们会为大家提供更多优质资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微信扫一扫

站长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