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下载 - 从此开始!

下载我_精品源码软件教程资源网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头条 > 政治 > 正文

特朗普折射了共和党的种族主义情结

2017-09-13 12:31 来源:互联网 编辑:admin【纠错



MIT斯隆管理学院教授黄亚生指出,从尼克松的南方策略开始,共和党一直暗中迎合着美国白人内心深处的种族主义倾向,只不过主流共和党的种族主义操弄是一种竞选策略,而特朗普将种族主义当作他的价值观 

本文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文共5270字,阅读时长约15分钟。

最近美国发生了两件事都是和种族关系相关的。一个是夏洛特市事件发生后,特朗普拒绝明确谴责挑起事端的白人至上主义团体。他那句各打五十大板的“双方都有过错”的观点,把喊着“犹太人无法替代我们!”的纳粹主义分子和向往自由、平等的“反对者”混为一谈。

另一件是特朗普特赦了亚利桑那州前警长阿帕欧(Joe Arpaio)。阿帕欧是彻头彻尾的种族主义偏执狂。他用非法的、类似集中营的方式关押西语裔移民。阿帕欧在七月因为藐视法庭被定罪。

 

 

被特朗普特赦的Joe Arpaio长期对移民社区进行非法的“清扫”。

 

阿帕欧是一名终身的共和党党员。

我这篇文章讨论的是共和党的种族主义情结。我不是说共和党和支持共和党的人都是种族主义者,也不是说民主党都是清白的。但是我相信,共和党比民主党更愿意——或者更需要——玩种族这张牌。这不能说是个结论,但是作为一个假设我认为是能站得住脚的。

很多人认为,特朗普这次对纳粹主义、三K党、白人至上主义的支持,只代表着他个人的无知和疯狂。然而,仅仅停留在这一层,就会忽略特朗普所代表的共和党的种族主义倾向。夏洛特市事件发生后,共和党里还有67%的人表示同意特朗普同情白人至上主义的言论,而民主党只有10%。可见共和党的确有很深的种族主义情结。

 

 

 

CBS News的调查结果显示,在全部参与投票的人中,支持特朗普对夏洛特市袭击的回应的人占34%,而在共和党参与投票的人中,这个数据为67%

 

美国电视喜剧《周六夜现场》有一次上演罗姆尼谴责特朗普的一个段子。扮演罗姆尼的喜剧演员先是抨击特朗普的种族主义言论,然后这位“罗姆尼”郑重其事宣布,“我们共和党只暗示我们对种族主义的支持。”这道出了特朗普和共和党主流的区别。共和党主流的种族主义是含蓄的,是偶尔露峥嵘的,但是特朗普的种族主义是写在脸上的,是公开的,是赤裸裸的。共和党主流派批评特朗普就像是五十步笑百步(或者是九十八步笑百步)。他们在种族主义倾向上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只是程度上或者表达方式的区别。

 

 

南方的集体倒戈

 

 

现在的美国政治地图,简而言之即“南部支持共和党、北部支持民主党”,这是在60年代之后逐渐形成的,而种族的因素在这个过程中起了关键作用。

 

 

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最终得票数统计。

Business Insider

其实,1854年成立之初的共和党,在黑人权利的问题上比民主党要更加与时俱进,思想更加解放。哈佛商业评论曾在一篇文章中指出,当时林肯对自由贸易和奴隶制的立场,与当下共和党采取的态度完全相反。众所周知,林肯这位出自共和党的美国总统,在1863年发表的《废奴宣言》,是1865全美全面废除奴隶制的里程碑。必须看到的是,废奴是共和党的功劳。

南北战争之后的将近一百年里,南方大部分因不愿废除奴隶制而曾经脱离联邦的州,在历次选举中都坚决反对共和党。由于当时黑人还没有投票权,南方大部分因共和党的政策而利益受损的白人纷纷支持民主党,让民主党填满了南方各州各级政府的岗位,也让这近一百年里南方几乎变成民主党独大。

 

 

 

佐治亚州,吉姆·克劳法规定下出现的专为有色人种设立的候车室。

Library of Congress

 

20世纪60年代,这个“顽固的南方”突然集体倒戈了。三个字可以解释:肯尼迪。 

1960年的总统选举中,民主党候选人肯尼迪选了南方人约翰逊做他的副总统候选人。这两个人都非常推崇民权运动。有个小插曲可以说明肯尼迪和民权运动的关系。1960年10月,民权运动领导人马丁·路德·金在佐治亚州的一次非暴力抗议中被捕后,肯尼迪给马丁·路德·金的妻子打去了一通慰问电话,并确保马丁·路德·金最终被释放。马丁·路德·金的父亲因此放弃了他对共和党候选人尼克松的支持,把自己的票投给了肯尼迪。

 

 

 

在田纳西州一个阁楼上发现的一卷录音带中,马丁·路德·金提到了自己被捕入狱后,肯尼迪给自己夫人打的那通电话。

AP Files

    

正因为肯尼迪对民权运动的支持,1960年的总统选举中,虽然民主党还是赢得了像德克萨斯这个南部大州的选票,但是民主党在南部的地位已经开始动摇了,不像在1948年时,杜鲁门的民主党曾横扫南方。1964年的竞选中,约翰逊借助对被刺杀的肯尼迪的同情成功当选,然而民权法案的反对者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戈德怀特在南方的几个州获得多数选票。这些州在四年前,还都是反对共和党候选人尼克松的。

在更加坚决的民权运动拥护者约翰逊的推动下,民权法案在1964年通过。约翰逊也十分清楚通过民权法案的风险:“我觉得我们刚刚把南方拱手送给了共和党。”一语成谶。

 

 

1964年,共和党候选人戈德华特赢得了包括南卡罗来纳、乔治亚、阿拉巴马、密西西比、路易斯安那和亚利桑那在内的六个州。

Encyclopaedia Britannica , Inc .

 

1968年,共和党候选人尼克松当选。美国历史上第一次,南方的选民帮共和党从民主党手里抢过总统的位置。这是对之前一百年南方选举模式的一次颠覆,也是60年代至今南方选举模式的开端。民主党和共和党在美国的分野就此成形。

 

共和党的南方策略

 

民权运动表面上瓦解了美国南方的种族隔离制度,却并没有根除白人和黑人之间的冲突,让种族问题变为南方社会中最不安定的暗流。

1968年选举中,共和党候选人尼克松嗅到了残留于南方白人心中对黑人的忌惮、憎恶甚至反对,制定了带有隐晦的种族主义色彩的选举策略:“南方策略”(Southern Strategy)。尼克松的顾问凯文·菲利普斯曾对纽约时报说:

“‘南方策略’是一个深思熟虑的、对南方白人和美国最深处的种族主义的迎合。从现在开始,共和党在黑人中不会拿到多过10%或20%的选票,但我们也不需要更多了……南方会有越来越多的黑人加入民主党,但也会有越多越多的白人退出民主党加入共和党。我们的选票就要来自这些白人。”

从此以后,共和党用各种间接或直接的方式,煽动南方的种族主义情绪,从更加保守、不支持民主党领导的南方白人手里获得选票。自1976年后,再没有一个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赢下过美国南方多数选票。历任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之间的差别,只是这个策略有时用得明显、有时用得不明显罢了。

 

 

 

里根和夫人在Neshoba县集会上。

 

在尼克松的基础上,里根把“南方策略”推向了当代政治最黑暗的地方。1980年,里根选择在密西西比州Neshoba县做了自己成为共和党候选人后的第一次讲话。他这样说:

“我相信州自主权利,我相信人们在个体和社区的层面的自治。我认为今天,我们给了联邦政府太多的权利。如果我当选了,我会致力于恢复过去的州和过去的社区,让过去的秩序重回这里。”

里根说过去的秩序又是一种什么样的秩序?他为什么选择去密西西比州的一个偏远、贫穷的小县城做这番讲话?(整个密西西比州才有7张选举人的票。)这可是费孝通教授讲的,“小城镇,大问题。”这要回到1964年的夏天,也是在这个县,三名民权运动活动家前来组织黑人注册投票。他们在去的路上以“超速”名义被捕,六小时候后被释放,然后失踪。六周后,这三名年轻社会活动家的尸体在费城外不远处的一个大坝里被找到。

 

 

 

联邦调查局当年贴出的寻人启事。

FBI

 

后来的调查证明,这三名年轻人被密西西比当地的种族主义群体三K党劫持,在当地执法人员的私下协助下,被杀死在树林里。里根反复强调的“过去的社区”,正是由这些怀有白人至上信仰的政府职员、市民、执法人员组成的;里根讲话中影射的旧有的秩序,就是一个三K党横行的秩序。

里根选择在Neshoba县做这个讲话就是给南方的白人选民一个信号:我是支持种族主义的。这是共和党南方策略的经典:我不明说,但我暗示,让你联想。心理学有一个概念叫引发(priming),共和党非常会使用心理学这个工具。我以后会有文章讲这事。

美国政治史里面最有名的种族主义政治广告是老布什在1988年放出的“威利·霍顿广告”。威利·霍顿在1974年因抢劫和谋杀被判无期徒刑。霍顿在麻省监狱服刑期间,时任麻省州长迈克尔·杜卡基斯曾支持麻省监狱的“准假”机制,以帮助犯人顺利地重新融入社会。霍顿在1986年6月的一个周末被准假,却再没有返回监狱。1987年4月,霍顿在马里兰州杀死了一个年轻男子,并且强奸了他的未婚妻。

 

 

威利·霍顿广告中,杜卡基斯被说为因允许周末通行证而对人民有罪。

 

1988年,老布什和杜卡基斯分别作为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候选人竞选总统。老布什在自己的竞选广告“旋转门”中,展现了一个用旋转门作为大门的监狱,一列以黑人和有色人种为主的囚犯通过旋转门随意进出。广告中,一个阴沉的男声警告观众:“杜卡基斯想对全美国做他对麻省做过的事情。美国不能冒这个风险。”

广告的重点没有放在杜卡基斯的政策上,而是强调霍顿的种族背景。这个广告是共和党的一个著名幕僚设计的。他的名字是李·阿特怀特(Lee Atwater)。阿特怀特发出狂言,他就是要让选民把霍顿看成是杜卡基斯的选举伙伴。1991年,阿特怀特死于脑癌,临去世前良心发现,对自己在美国种族历史中扮演的这个不光彩的角色表示忏悔,并向杜卡基斯表示歉意。(顺便说一句,上面提到的尼克松的顾问凯文·菲利普斯也对自己的行为表示检讨。)

 

 

 

在“周末通行证”制度中再犯杀人及强奸罪的威利·霍顿。

 

 

南方策略这个硬币的正背面

 

 

共和党的南方策略一方面是调动那些具有种族意识的白人的投票积极性,它的另一面则是要压制少数族裔出来投票的比例。

对压制少数族裔投票最直截了当的解说,来自于保罗·韦里奇(Paul Weyrich)。韦里奇是美国右翼运动的鼻祖,是共和党喉舌传统基金会的共同发起人。韦里奇在1980年的一次演讲中说:“现在我们国家的很多基督徒都想要一个好政府,想要所有人都能投票。我不觉得所有人都要去投票。从我们国家建立那一天起到现在,选举就不是为了服从大多数人的意愿而存在的。事实上,参与选举的人越少,我们的优势就越多。”(在Youtube上可以看到Weyrich这段讲话。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GBAsFwPglw)

在美国执行和监督选举是地方政府的责任。1876年,南北战争后的重建时期结束后,被南方白人掌控的南方各州政府、立法机构、法院通过一系列吉姆·克劳法来限制穷人和少数族裔投票。这些限制包括征收人头税、设定文化水平考试等方式。阻碍更多人投票一直是种族主义的政治工具。这些压制投票的措施大多数都被1965年的《选举权法案》划为非法,尤其是《选举权法案》的第四条。

 

 

 

 

约翰逊总统签署通过的《选举权法案》

Associated Press

但是2013年,最高法院裁决取消《选举权法案》的一项核心条款第四条,撤销了对非裔选举人的保护措施以及对各州选举公平性的监督措施。该判决结束了1965年以来联邦对各州抑制选民投票状态的选举法的监督。在这之后,许多州的州立法机构——清一色的共和党控制的州——纷纷通过了对投票时间、地点、方式上的限制条款,或者减少少数族裔聚居区的投票点数量,减少少数族裔聚居区投票点的工作人员数量等等。许多立法者甚至直言,他们的目标就是为了阻碍民主党的支持者投票。

比如北卡罗来纳州的共和党立法者收集了用种族来衡量的选民投票数据后,出台了五条不同的限制选举和注册选举的法令,还减少了提前投票的名额。这些法令对非洲裔美国人和穷人的影响比对其他族群和阶层都大。对此,共和党立法者对媒体公开表示他们很高兴提前投票的非洲裔美国人越来越少。

在德克萨斯州,选民被要求在投票时出示驾照、护照、持枪许可等各种身份文件。在威斯康星州,共和党也采取了一系列限制投票的措施。在爱荷华州,对选民身份证件的要求可能会让26万选民无法参与投票。

      

 

 

图中用绿色标示的州要求选民在投票当天持有带本人照片的证件,用黄色标示的州允许没有证件选民在做担保的情况下可以投票。显而易见,这些州集中在美国南部或者共和党控制的北部的州。

National Conference of State Legislatures

      

所有这些措施表面上都说是要防止假投票,但是这些措施的严厉程度和它们要解决的问题完全不成比例。News21在2012年的一次调查中显示,四年中50个州共发生了2068起假投票案例,但对于一亿四千六百万选民的选票来说,影响微乎其微。只有其中10例,投票者和身份证件不匹配。在爱荷华州2016年160万投票的选民中,只有10张选票被指控是假投票;这10起“假投票”中,没有一起是冒名顶替,也就不是要求出示身份证件可以预防的。爱荷华州负责执行选举的官员自己都承认,“我们在爱荷华没有碰到过大范围的假投票情况。”

所有这些措施真正的目的只有一个——抑制少数族裔和年轻人投票。少数族裔和年轻人往往证件不全,但他们一般投民主党。2017年5月,特朗普成立了一个专门委员会,进一步加强抑制投票的力度。特朗普要复兴美国的计划有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要把美国复兴到1965年《选举权法案》以前的美国。

到目前为止,共和党的种族主义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是欲言又止如同走钢丝一般的。共和党官方意识形态表面上还是认同平等、平权这些现代价值观念,但是它的行为在人类文明的底线附近上下周旋。

而特朗普的崛起代表了一个里程碑。我想,他的目的是要彻底粉碎平等和平权这些价值观念,打破这个底线。如果说共和党的主流和特朗普有什么区别,那他们的区别是共和党主流把种族主义作为一种拉选票的策略,而特朗普是把它作为一种信仰,一种本身有价值的追求。这已经和纳粹主义有点接近了。在以后的文章里,我还会回到这个题目。

打赏一下,我们会为大家提供更多优质资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微信扫一扫

站长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