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主页/热门资讯/货币/

欧美霸占喀布尔机场逃离惹众怒 ,普京怒斥西方搞双标

下载我资源网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美国政府决心要在这个月底前把军队撤离阿富汗,以一种不地道、没底线的方式离开。据悉他们正在霸占喀布尔机场,只允许美国公民、绿卡持有者和北约国家公民进入。英国军队也准备从周三开始启动撤退机制,以避免成为最后一批留在阿富汗承担风险的部队。与此同时,英国等国开始协调中亚国家“开放边境”,让那些他们许诺会给签证的阿富汗人“临时避难”,这一招激怒了俄罗斯总统普京:“如果有恐怖分子混在难民当中进入俄罗斯,谁来负责?”土耳其也谴责欧美:“乱开人道主义空头支票,诱骗土耳其替欧洲吞下难民苦果。”而尚未到来的新一轮难民分配方案已经搅得欧盟人心惶惶。一个可以预见的场景正在浮现:美军奋力从阿富汗泥潭中拔出脚来,但甩给周边国家一身泥。当美国率领的北约在阿富汗经历了声誉重挫之后,七国集团(G7)的领导人相约在周二召开线上峰会,准备继续以国际秩序制定者的身份,威胁给塔利班“新的制裁”。

 

 

绝望的机场和半空的飞机

美国总统拜登当地时间22日在白宫罗斯福厅发表电视讲话说,当前他的首要任务是尽快将滞留在阿富汗的美国人带回家,自 8月14日以来已有2.8万人从喀布尔撤离,目前美军内部正在讨论是否将空运撤离行动延续到原计划的8月31日撤军期限之后,但希望到时候并不需要延期。法新社23日称,美国的一些盟友已经要求华盛顿推迟撤军期限,因为如果没有部署在机场的6000名美军的保护,其他西方国家的撤离行动恐怕就要被迫停止了。英国《星期日电讯报》22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首相约翰逊将在G7紧急会议上尝试说服拜登延长从阿富汗撤军的期限,如果拜登拒绝让步,那么英军将从周三起撤出喀布尔,最晚将在8月29日前离开,以免成为最后最危险的“断后部队”。

拜登22日在电视讲话中表示,塔利班似乎遵守了承诺,允许美国人和其他人安全前往机场,“他们一直都很配合”。但他同时又贬低塔利班说:“我相信,他们并没有控制所有的部队。这是一群乌合之众。”路透社23日援引两名塔利班消息人士的话称,塔利班不会延长8月31日的最后期限,而且尚未有西方国家政府就延长截止日期与他们联系。

喀布尔机场的混乱继续。德军发布消息称,23日上午,阿富汗安全部队与身份不明人士在喀布尔机场附近发生交火,造成阿安全部队一名人员死亡、3人受伤。《纽约时报》23日称,由于阿富汗人的绝望和航班的缺乏,以及美国人在如何处理庇护需求方面的混乱,机场的暴力场面已变得司空见惯。喀布尔机场发生的每一起死亡事件,每一个背着泰迪熊背包与父母失散的孩子,每一个孤立无援的美国支持者,都进一步加深了人们的印象,即美国的撤军过于仓促,而且是基于对美国和北约训练的政府军队能力的灾难性误判。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称,美军在阿富汗的存在和撤退方式都有问题,从绕开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就撤军达成双边协议开始,最终的结果就已经注定。

周一访问新加坡时,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对媒体说:“现在我们专注于疏散美国公民、与我们一起工作的阿富汗人以及脆弱的阿富汗人,比如妇女和儿童。”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华盛顿正在改变进入喀布尔机场的政策,从周一开始,只有美国公民、绿卡持有者和北约国家公民才能进入机场。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22日对法新社透露,目前,欧盟派出的许多撤离飞机,都是半空着飞离的。他说,21日抵达西班牙的撤离航班,其中1/3的乘客是美国人,因为美国人在喀布尔机场的安检和审查措施“非常强大”,阻挡了许多阿富汗人通过,布鲁塞尔已经要求华盛顿“表现出更多灵活性”。

普京怒斥美欧转移难民

美国的自私已经让欧洲盟友寒了心。博雷利表示,阿富汗惨剧表明,欧盟需要自己的地缘政治力量。他说,在阿富汗撤军问题上“没有人询问欧洲人的意见”,他提议“为欧盟组建一支5万人的强大远征军,防止再次发生类似阿富汗的情况”。法新社评论称,西方支持的阿富汗政府以令人震惊的速度崩溃,喀布尔机场混乱的场景,以及对新一代阿富汗难民可能试图前往欧洲的担忧,使人们重新开始探讨欧洲独立自主发展的行动方向。看到喀布尔的混乱,欧洲决策者担心,此类场景还会重演,也许未来伊拉克或西非萨赫勒地区,也会需要类似的军事任务,在没有美国支持的情况下,来保护欧洲公民和利益。

据《星期日电讯报》22日报道,对那些来不及从机场撤走的数万英国侨民与部分阿富汗难民,英国外交部正在协调周边国家“开放边境”,容许他们通过陆路进入伊朗、巴基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国“临时避难”。对此计划,俄罗斯反应强烈。普京22日称,不希望武装分子以阿富汗难民的名义出现在俄罗斯境内。他批评西方国家对待难民问题搞双重标准,“难民没签证就不允许进入西方国家,却可以进入我们相邻的中亚国家吗?这是什么奇怪的解决方案?”“而我们与这些我们最亲密的盟友和邻居,甚至没有签证限制。边界什么样?1000公里。坐上任何东西,比如坐上汽车、骑上驴,然后穿过草原。我们将怎么办?”

据伊朗英语新闻电视台23日消息,土耳其正在国境线增设3米高的围墙,以严防阿富汗难民涌入。另据路透社23日报道,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敦促欧洲国家为新的难民潮负责,并警告说土耳其无意成为“欧洲的难民仓库”。路透社还称,希腊也刚刚在边境修建了40 公里的围栏和监控系统,以阻止设法从土耳其入境欧盟的难民。而据英国《每日电讯报》23日报道,欧盟已经开始为如何安置阿富汗难民争吵。欧盟轮值主席国斯洛文尼亚总理扬沙22日在推特上写道:“欧盟不会为阿富汗开放任何欧洲移民走廊。”他还说,2015 年欧盟处理难民危机的“战略错误”不会重演。

G7今天开会商讨制裁塔利班

《印度斯坦时报》23日报道称,英国首相约翰逊22日宣布,他24日将与G7领导人召开线上会议,紧急磋商阿富汗问题。英国目前是G7轮值主席国。据路透社23日报道,英国计划在会上推动对塔利班实施新制裁。英国认为,如果塔利班侵犯人权并允许其领土被用作激进分子的避难所,G7应考虑进行经济制裁并暂停援助。22日,当被问及如果塔利班有侵犯人权的行为,会否支持英国推动的制裁时,拜登说:“答案是肯定的。这取决于他们的行为。”白宫发言人普萨基22日确认拜登将参加G7紧急峰会。

英国《金融时报》23日称,约翰逊还想让这次峰会聚焦应对阿富汗问题的长期战略,即随着美国撤军,“承认中俄现在也是该地区的关键玩家”。目前,英国正在与法国协商一份安理会决议,期待得到中俄的支持。一名英国官员称:“在阿富汗问题上组成统一战线非常重要。”英国外交大臣拉布22日表示,英国将“不得不引入像俄罗斯和中国这样具有潜在调停影响力的国家,无论这有多么令人不安”。联合国安理会5个常任理事国预计将于本周举行会议。

俄罗斯《莫斯科共青团员报》23日报道,对于拉布称希望在阿富汗问题上得到中俄的帮助,俄科学院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研究所专家马拉申科称,不应期望东西方之间在阿富汗问题上进行“认真的合作”。他表示,俄罗斯已得到塔利班的信任,中国在经济上长期活跃地存在于该国,而目前西方失去了在阿富汗的影响力,他们希望借助中俄帮助来恢复自己对阿局势的影响。

《纽约时报》23日称,塔利班已经与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和俄罗斯进行接触,试图兑现组建一个“包容性”政府的承诺。塔利班代表还访问了俄罗斯驻喀布尔大使馆,要求俄方出面斡旋,与阿境内仍在抵抗的政府军等军事力量进行谈判,这似乎凸显了美国在阿富汗战略地位的削弱。

《印度时报》23日称,阿富汗经济面临严重挑战,美国已切断了资金流动,使阿富汗处于旨在切断塔利班与全球金融体系联系的制裁之下。阿富汗货币可能会崩溃,通胀可能加速,暴力和混乱可能会持续下去。

23日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当彭博社记者问道,中方是否计划为阿富汗塔利班提供资金时,发言人汪文斌说:我想强调的是,美国是阿富汗问题的重要肇因和最大外部因素,“不能一走了之”。但我们看到媒体却在不断报道美方做的不地道、没底线的事情。希望美方能够言行一致,在阿富汗问题上切实担起责任,将对阿发展重建、人道援助等方面所作承诺落到实处。

【环球时报驻美国、巴基斯坦特约特派记者 林日 程是颉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任重 柳玉鹏】

-- 展开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