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主页/热门资讯/快资讯/

致敬!今天,祖国接109位英烈“回家”

下载我资源网

9月2日,109位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及1226件相关遗物将从韩国仁川机场启程,踏上回家之路,中国人民解放军仪仗大队将亲手从韩军手中接过棺椁,以最高规格迎接英雄归来。从2014年至2020年的7年时间里,7批共716位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的遗骸回到祖国,安葬于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辽宁省社科院朝鲜韩国研究中心首席专家吕超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近年来,中美关系陷入低谷,一些反华势力不断选择与中国对抗,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唤起抗美援朝精神,凝聚民心,共同行动起来,保卫祖国。

 

 

赴韩代表团组接受多次核酸检测

 

 

9月1日,第八批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装殓仪式在韩国仁川某部队体育馆举行。据韩国军方介绍,此次移交的志愿军烈士遗骸发掘自2019年-2020年,发掘地点位于朝韩非军事区内的箭头高地以及京畿道涟川、义王,江原道铁原、华川以及洪川等地。109名志愿军烈士中的绝大部分——98名烈士的遗骸发掘于朝韩非军事区内的箭头高地。

 

 

韩方还介绍称,韩国军方每年投入10万人进行遗骸发掘工作,其中遗骸鉴定师团队都是由拥有考古等相关专业硕士学历以上人员组成。鉴定师主要通过对相关遗物分析来确定志愿军烈士遗骸。比如出土的遗物中有一把无柄的铁锹,当时韩国军队的铁锹是铁柄,中国军队的铁锹是木柄,所以从这把无柄铁锹就可以判断遗骸的国籍。

 

 

辽宁省社科院朝鲜韩国研究中心首席专家吕超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韩国军方每年都会进行朝鲜战争士兵的遗骸挖掘工作,另外在一些地方的城建等工程中,也可能会发现一些战争遗骸。这些遗骸在被发现以后,韩国方面会通过军装、随带物品等进行鉴定,如果确定是志愿军遗骸的话,韩方会按照规范做法,对遗骸进行挖掘、干燥、装殓并进行随身物品的归类。按照中韩两国的约定,每年韩国都要将当年发现的遗骸整理好移交给中国,由中国来举行仪式,迎接英雄回国。

 

 

据中国退役军人事务部介绍,此次从韩国迎回109位志愿军烈士遗骸,从单年迎回数量看是较多的一年。在筹备工作中也遇到一些工作难点:一是筹备时间紧;二是受疫情影响,遗骸交接迎回安葬等工作疫情防控要求相比去年更加严格,让筹备工作面临较大压力。按照中韩两国疫情防控要求,遗骸交接迎回安葬工作各环节需要严格落实疫情防控各项措施。

 

 

 

9月1日,第八批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遗物装殓仪式在韩国仁川举行。图为中方代表团成员向棺椁行军礼。

 

 

 

 

8月30日至9月2日,中国退役军人事务部、中央宣传部、中央对外联络部、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外交部、财政部、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等部门组成的中方交接代表团赴韩国,实施第八批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交接工作。装殓仪式之后,这些烈士的遗骸以及遗物将于9月2日搭乘空军运-20运输机返回祖国,随后在沈阳桃仙机场举行迎回仪式。9月3日,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举行安葬仪式。

 

 

赴韩代表团组行程前后进行了多次核酸检测,抵韩后遵守韩方疫情防控安排;回国后,代表团组将严格执行入境人员疫情防控措施,接回棺椁、遗物也严格执行相关防疫要求。沈阳迎回、安葬仪式现场也制定了疫情防控预案,尽量精简活动规模,简化流程,严格按要求做好防护措施,确保活动安全进行,万无一失。

 

 

中国人民解放军仪仗大队作为我国唯一一支担负国家级仪仗司礼任务的部队,为了能以最高标准迎接烈士回家,他们早在一个多月前就开始了集中训练。为了训练从韩军手中接过棺椁的过程,礼兵们把模拟箱的重量提高到50斤左右(实际30斤左右),托举时长延长至20分钟(实际5-6分钟),箱体高度、双手托举的位置都保持在一条水平线上,因此,礼兵们的手臂内侧经常被磨得通红。

 

 

通过选拔的9名赴韩礼兵身高都在1.88米以上,他们说,“我们接过来的不仅是棺椁本身的重量,更是一种使命和烈士对我们的嘱托。我们将以最标准的动作、最高的规格和最饱满的精神状态,将烈士遗骸接回家!”

 

 

世界性难题:“无名”变“有名”

 

 

在第八批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回归祖国的同时,中国退役军人事务部再次传出一个好消息:9月1日,2020年归国的第七批117位在韩志愿军烈士中,有4位烈士正式确认找到了亲属。这4位烈士分别是:梁佰有烈士、展志忠烈士、吴雄奎烈士、林水实烈士。

 

 

“经过70多年的风雨,如何为这些归国烈士找到亲人,让‘无名’变‘有名’,这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退役军人事务部烈士遗骸搜寻鉴定中心主任李中水表示,因为时间久远、资料缺乏、亲缘关系较远等问题,很多存在烈士信息不准确和不全面的情况,有的档案也没有完整保留下来。特别是大部分烈士牺牲时没有后代,很难找到直系亲属。除展志忠烈士有儿子且健在以外,其余的大部分烈士亲属都是侄孙辈的(第三代亲缘关系),鉴定比对的难度很大。

 

 

此外,烈士遗骸受到战争创伤大(很多遗骨不全),当年在战场被匆匆掩埋,长年累月受雨水、微生物、地质灾害等环境因素破坏,DNA信息降解严重,提取工作十分困难。专家团队筛选了多个配方,精益求精,最终有95%以上检材成功提取到DNA信息,达到国际领先水平。梁佰有烈士的遗物中没有印章,是首次根据摸排史料线索寻亲成功,实现了一项重大突破。参与寻亲的各方工作人员、志愿者都说,只要有一丝希望,就要努力到底,我们就是要尽一切可能让为国牺牲的无名烈士,“无名变回有名!”

 

 

展志忠烈士的两个儿子、78岁的长子展超明和74岁的次子展超玉,因病都行动不便,但他们听到寻亲消息后,激动不已,跋涉20多公里到镇政府进行了采血,接受DNA比对。他们说,父亲离家时他们年纪还小,对父亲几乎没有印象。父亲牺牲后,他们的母亲没有再婚,辛苦地将两人拉扯长大,已于2005年离世。想不到年逾古稀,终于得到了父亲遗骸归国的好消息。

 

 

退役军人事务部表示,目前已经为1-7批全部归国安葬的在韩志愿军烈士建立了烈士遗骸DNA数据库。未来将为2万余名在韩牺牲的志愿军烈士建立亲属信息库,并分期分批开展在韩志愿军烈士亲属DNA信息采集工作。烈士亲属DNA数据库建成之后,每年中韩交接志愿军烈士遗骸,就可随时与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DNA信息库进行比对,尽可能让更多的无名烈士变“有名”。

 

 

“这个决心是很不容易下的”

 

 

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兵葛仲模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举行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移交和回国安葬仪式,说明党和国家很关心我们和那些已经牺牲的军人,作为老兵,心里感觉很温暖。“回想起当年抗美援朝时的战场生活,那时候的艰难与现在安定、幸福的日子形成鲜明对比,”葛仲模感慨万千地说,“当时,中国仍处于发展的困难时期,但党和国家仍然决定发扬国际主义精神,和当时的头号世界强国作战,这个决心是很不容易下的。”

 

 

他认为,经过艰苦作战、以大批志愿军的生命换来的胜利,对于当下社会就有很深刻的教育意义:那时候的美国虽然装备优良,但是它不知道什么是正义战争,什么是非正义战争,什么是侵略。在其他国家领土上杀害平民的行径,暴露了其帝国主义的霸道本质。美国人终究是要失败的。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美国就暴露了其本性,直到今天,也依然如此。

 

 

吕超对记者表示,每年在9月份,国庆节之前,都要举行这样一个志愿军烈士遗骸归国的仪式,这对于中国来讲非常重要,因为中国传统文化讲究叶落归根,在海外牺牲的志愿军将士应该回到祖国大地安息。中韩举行过7批志愿军遗骸移交后,整个仪式现在已形成固定的流程,而且细节和规格也更加丰富,比如在进入中国领空的时候,有中国军机伴飞护航,去年负责运输第七批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的运-20专机降落在沈阳桃仙国际机场后,两侧的四辆消防车同时喷射出水柱,形成一道壮观的“水门”。

 

 

每年烈士遗骸回国的时候,沈阳的抗美援朝烈士陵园都会有很多志愿军老战士和群众在那里迎接英雄归国,这些年,随着老战士越来越少,他们的后代也把“志愿军精神”当成代代相传的家规,仍执着坚持迎接志愿者遗骸归国。吕超此前参观抗美援朝烈士陵园时,遇到许多从全国各地来的年轻人,他们盼望着能找到亲人的名字,但是当时那批归国志愿军烈士遗骸中很大一部分都找不到名字。虽然有点失望,但他们告诉吕超,在他们心里,这些归国的遗骸都是他们的亲人。吕超表示,对于年轻人来说,迎接烈士遗骸回国安葬是一项非常好的爱国主义教育活动。

 

 

新学期的“开学第一课”

 

 

根据中韩两国政府的协议,韩国政府从2014年起每年向中国移交由韩国方面发掘、整理并鉴定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及遗物。2020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作为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系列活动的一项重要内容,第七批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迎回安葬工作于9月26日至28日在烈士纪念日前夕圆满完成。

 

 

今年是我国连续第八年开展志愿军烈士遗骸交接迎回安葬工作。对于为何将这一活动的时间确定在9月初,退役军人事务部解释称,在新学期开学之际,通过迎接在韩志愿军英雄烈士归国,大力弘扬英烈精神,使广大青少年在新学期的“开学第一课”,能充分学习了解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深刻认识我国和平稳定环境的来之不易,牢固树立艰苦奋斗、奋发向上、顽强拼搏的坚强意志,更加珍惜来之不易的美好生活。

 

 

这既是弘扬伟大抗美援朝精神、彰显大国形象的重要体现,更是在全社会开展爱国主义教育,特别是青少年教育的现实需要,着力讲好党的故事、革命的故事、英雄的故事,让红色基因、革命薪火代代传承。

 

 

习近平总书记在抗美援朝七十周年讲话中强调,抗美援朝战争锻造形成了伟大抗美援朝精神,这是中国共产党人和人民军队崇高风范的生动写照,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和民族品格的集中展示,是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的具体体现,必将激励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克服一切艰难险阻、战胜一切强大敌人。

 

 

“迎接志愿军遗骸归国对中韩关系是有积极意义的”,吕超对记者表示,最近这两年,由于美国不断强化反华,总要强迫所谓盟国选边站,要求韩国在包括涉疆、台海等问题上表态,可以说韩国受到的压力是比较大的。不能否认,韩国国内有很多所谓的“亲美派”右翼势力、反华势力,但是总体来讲,韩国政府与军方维护了两国友好发展的原则,并没有完全随着美国的指挥棒走,这一点还是值得赞赏的。

 

 

吕超说,韩国作为外向型经济国家,出口、外贸各方面对于韩国经济至关重要。截至2020年,中国连续17年成为韩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国,韩国对华贸易总额,远高于韩国对美国的贸易总额,韩国不能承受因为美国强迫盟友选边站,就与中国断绝经济方面的合作。尤其是中韩两国历史上同受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在历史问题的认识上,中国对韩国一些正义的要求非常支持,而且两国诉求往往也是一致的。这也是两国关系不断加强发展的基础。

-- 展开阅读全文 --